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李桂勤:花山湾的烧饼铺

©原创 2023-10-28 11:34

今日镇江讯(全媒体记者 竺捷)花山支路有一家“小李烧饼”,听说已经开了21年,店老板叫李桂勤。记者的采访时间约在下午2点,没想到正是他忙活的时候。

还好,李老板早已是熟练工了,可以一边干活一边交流。这家铺子很小,只有6平方米,每月租金2000多元,一年就要2.5万,不算便宜。李桂勤夫妇早上4点半起来,5点半出摊,做烧饼一直要做到8点,然后卖到10点收摊。下午则是2点出摊,一直忙到5点半。为适应这种工作节奏,他们在马路对面的花山湾一区租了房子休息,走过来只要几分钟。

因为对他们来说,时间就是金钱。2002年,李老板从淮安来到镇江,那时他只有29岁,在这之前,他在苏州做了三年烧饼。为啥从苏州来到镇江?原来,李老板有一儿一女,主要还是为了孩子生活、上学方便。2017年,他在“中南公园物语”买了一套房子,150平方米,花了120万。不仅如此,他还帮宿迁的丈母娘买了两套房,老家自然也置办了房产,106平方米,连装潢费都四五十万元吧。这些都是拜这家不起眼的烧饼铺所赐!

现在,要隆重介绍一下李桂勤的老家淮安车桥镇,它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,不过镇上却有一道美食——车桥烧饼。按照李老板的说法,现在他们的烧饼比黄桥烧饼还要出名,这主要得益于当地几十年不断往周边输出的烧饼师傅。在车桥,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烧饼,那里的烧饼坚持用老酵母发面,经过人工揉面再加上面碱,与现在一般用酵母发的面迥然不同,因此做出的烧饼既蓬松柔软,又很有嚼头。

李桂勤夫妇在忙活  竺捷 摄

这种发面方式颇具技术含量。每天下午,李老板会从自家面团上揪下一小块,留做晚上和面使用。他家的面粉由丹阳面粉厂直接送上门,一包50斤。发面时间四季有别,夏天1小时,秋天2小时,春天2小时不到,冬天则需要3小时。兑碱也是其中关键的一环,碱少发酸,碱多发苦还涩嘴,这些全凭手上经验。别看这家铺子小,一天却要消耗100多斤面粉,早上40多斤,下午70斤左右。如果换算成烧饼的话,早上不到400个烧饼,下午600多个烧饼,基本上天天卖光。

每天1000个烧饼,数量确实惊人。李老板要价不高,加酥烧饼2.5元,萝卜丝烧饼、椒盐烧饼、甜烧饼都是2元。加酥的三两七钱,其余的都在二两四钱上下,个个用料实在。据他讲,这样的烧饼摊镇江至少有五六家,包括江滨新村、桃花坞、中营街等地,那些烧饼师傅其实都是李老板的亲戚,看来本地烧饼市场被他们瓜分了不少。按照“买一不买二”的原则,烧饼铺只能按地盘划分,大家分好片区后,各自为政,守土有责,而21年前,李桂勤初到花山湾设摊,也是因为原来负责这片的堂弟李桂艾不干了,这才让出了这块风水宝地。

李桂艾在花山湾做了五年烧饼,后来开了三年饭店,之后便转向建筑工程,直接到无锡当大老板去了。不过他总惦记着李桂勤,总想让这位堂哥过去负责工地食堂。可见,条条大路通罗马,烧饼就是敲门砖。当然,淮安人选择镇江卖烧饼还有一大利好因素,那便是此地苏北人较多,他们都喜欢面食,因此青睐这种传统工艺制作的面点。说到此,还要聊聊李桂勤炕烧饼的炉子,这是他自己做的。原先本地的炉子多为汽油桶改造,但碱水对铁皮有腐蚀性,往往一年后就要换桶,而他的炉子系不锈钢打造,包用百年……

至今,李老板仍记得第一天在花山湾卖烧饼的情景,那天只挣了70元,第二天挣了100元,以后逐日上升,这便是成熟营销体系的魅力所在——将一地食客对口味的惯性一直延续下去,前有铺垫,后有继承,细水长流,万事可期。某种程度上,淮安车桥镇可视为烧饼师傅的大本营,居民从小耳濡目染,熟悉这一小吃的制作方法,而“家族式”的异地谋生方式又让这种美食在各地生根发芽。独特的工艺,恰当的火候,低调的门面,这些终于成就了匆匆食客心中的一份寄托。好吃不贵的小李烧饼,朴实里透着精致和不将就,对于平和滋味的追求,让它能在漫长岁月里沉淀下来。

编辑:金凯

审核:解斐

193

今日镇江讯(全媒体记者 竺捷)花山支路有一家“小李烧饼”,听说已经开了21年,店老板叫李桂勤。记者的采访时间约在下午2点,没想到正是他忙活的时候。

还好,李老板早已是熟练工了,可以一边干活一边交流。这家铺子很小,只有6平方米,每月租金2000多元,一年就要2.5万,不算便宜。李桂勤夫妇早上4点半起来,5点半出摊,做烧饼一直要做到8点,然后卖到10点收摊。下午则是2点出摊,一直忙到5点半。为适应这种工作节奏,他们在马路对面的花山湾一区租了房子休息,走过来只要几分钟。

因为对他们来说,时间就是金钱。2002年,李老板从淮安来到镇江,那时他只有29岁,在这之前,他在苏州做了三年烧饼。为啥从苏州来到镇江?原来,李老板有一儿一女,主要还是为了孩子生活、上学方便。2017年,他在“中南公园物语”买了一套房子,150平方米,花了120万。不仅如此,他还帮宿迁的丈母娘买了两套房,老家自然也置办了房产,106平方米,连装潢费都四五十万元吧。这些都是拜这家不起眼的烧饼铺所赐!

现在,要隆重介绍一下李桂勤的老家淮安车桥镇,它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,不过镇上却有一道美食——车桥烧饼。按照李老板的说法,现在他们的烧饼比黄桥烧饼还要出名,这主要得益于当地几十年不断往周边输出的烧饼师傅。在车桥,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烧饼,那里的烧饼坚持用老酵母发面,经过人工揉面再加上面碱,与现在一般用酵母发的面迥然不同,因此做出的烧饼既蓬松柔软,又很有嚼头。

李桂勤夫妇在忙活  竺捷 摄

这种发面方式颇具技术含量。每天下午,李老板会从自家面团上揪下一小块,留做晚上和面使用。他家的面粉由丹阳面粉厂直接送上门,一包50斤。发面时间四季有别,夏天1小时,秋天2小时,春天2小时不到,冬天则需要3小时。兑碱也是其中关键的一环,碱少发酸,碱多发苦还涩嘴,这些全凭手上经验。别看这家铺子小,一天却要消耗100多斤面粉,早上40多斤,下午70斤左右。如果换算成烧饼的话,早上不到400个烧饼,下午600多个烧饼,基本上天天卖光。

每天1000个烧饼,数量确实惊人。李老板要价不高,加酥烧饼2.5元,萝卜丝烧饼、椒盐烧饼、甜烧饼都是2元。加酥的三两七钱,其余的都在二两四钱上下,个个用料实在。据他讲,这样的烧饼摊镇江至少有五六家,包括江滨新村、桃花坞、中营街等地,那些烧饼师傅其实都是李老板的亲戚,看来本地烧饼市场被他们瓜分了不少。按照“买一不买二”的原则,烧饼铺只能按地盘划分,大家分好片区后,各自为政,守土有责,而21年前,李桂勤初到花山湾设摊,也是因为原来负责这片的堂弟李桂艾不干了,这才让出了这块风水宝地。

李桂艾在花山湾做了五年烧饼,后来开了三年饭店,之后便转向建筑工程,直接到无锡当大老板去了。不过他总惦记着李桂勤,总想让这位堂哥过去负责工地食堂。可见,条条大路通罗马,烧饼就是敲门砖。当然,淮安人选择镇江卖烧饼还有一大利好因素,那便是此地苏北人较多,他们都喜欢面食,因此青睐这种传统工艺制作的面点。说到此,还要聊聊李桂勤炕烧饼的炉子,这是他自己做的。原先本地的炉子多为汽油桶改造,但碱水对铁皮有腐蚀性,往往一年后就要换桶,而他的炉子系不锈钢打造,包用百年……

至今,李老板仍记得第一天在花山湾卖烧饼的情景,那天只挣了70元,第二天挣了100元,以后逐日上升,这便是成熟营销体系的魅力所在——将一地食客对口味的惯性一直延续下去,前有铺垫,后有继承,细水长流,万事可期。某种程度上,淮安车桥镇可视为烧饼师傅的大本营,居民从小耳濡目染,熟悉这一小吃的制作方法,而“家族式”的异地谋生方式又让这种美食在各地生根发芽。独特的工艺,恰当的火候,低调的门面,这些终于成就了匆匆食客心中的一份寄托。好吃不贵的小李烧饼,朴实里透着精致和不将就,对于平和滋味的追求,让它能在漫长岁月里沉淀下来。

编辑:金凯

审核:解斐
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