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郑小平:修理钟表的师傅

2023-10-14 16:32 今日镇江  

今日镇江讯(全媒体记者 竺捷)晓平钟表眼镜店位于梦溪路54-1号,它的招牌上写着“老字号”,究竟有多老呢?从2000年至今也有23年了,应该算是一家老字号。

这家店的老板叫郑小平,今年57岁,他待人十分客气,只要能提供帮助的,基本上有求必应。说起来,他在这行也属于资深从业者了。其最早的学徒经历还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1986年郑小平从扬州农村老家来到镇江学手艺,当时他只有20岁。因为其父在镇江市果品公司上班,碰巧认识几位修钟表的老师傅。比如徐步金,他在镇江中百一店的钟表柜台,专门负责维修,称得上是当时业界的一位老法师。

不过,徐步金并没有教郑小平,而是其哥哥徐步云代劳的。徐步云原先在新华钟表眼镜店干,具体位置就在现在的商业城,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,徐步云出来开了一家小店,选址在原先长途汽车站边上,名叫“徐良钟表店”,为啥叫徐良呢?原来用的是他儿子的名字。郑小平就在这家店当学徒,边干边学,在干中学,一晃三年很快就过去了。那会儿是“个体户”最闹猛的一段时光,如果在国营钟表店干,一个月也就几十块,但如果自己当老板,一周就挣到了。

不得不说,徐良钟表店的位置真好。那时,从十里八乡上镇江城溜达的庄稼人从车站下来,立马就能看到一家修钟表的店,如果手表刚好有点小毛小病,这里基本上就是不二人选。而且店里的几位师傅技术也过硬,三下五除二保管能解决问题,你说生意咋会不好?当年的价位是:手表擦油5至6元,修一下7至8元。不要说在这种商业黄金地段了,即便是花山湾这样的居民集中区,也一下子冒出五六家修钟表的小铺,有门面房,也有干脆就搞个铁皮棚对付,这说明这行生意好,大家都有钱赚。

郑小平修表 竺捷 摄

其中就有郑小平的小店,它位于花山湾二区二幢边上,自从他出师后便选择单干,这表明其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。然而,才干了两年,便被大鹏商场“收编”了,其实是他父亲在商场退休后,小郑过来顶职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可以说是钟表业颇为红火的日子。那时中百一店、中百二店的钟表柜台生意都特好,大鹏商场是后来兴起的,也有钟表柜台,郑小平在里面负责卖和修,但这个“修”只针对商场卖出去的新表,即提供一年的质保期,旧表则不修。

某种程度上,这大大减轻了郑小平的工作量,因为新表其实并不容易坏。那时分国产表和进口表:前者如上海产的上海牌、钻石牌、宝石花牌等,价位也就五六十元,都属于经久耐用的机械表,后来上海也出自动表了,价格在150多元;而后者便是精彩纷呈了,有罗马表、梅花表、英纳格表等名表,从一千元至数千元不等,在当年似乎只有小老板或暴发户购买多一些……可惜好景不长,2000年大鹏商场停业,将所有店面和周边门面租了出去,于是,郑小平租下一间10平方米的小铺,开了晓平钟表眼镜店。

从朝九晚五、按部就班的上班节奏,一下子进入事事亲为、操心劳力的开店生活,起初郑小平还有点不太适应。拿修表来说,老表旧表也要修了,好在他的技术没话说,以前学的那些基本功还在。想当年,那时修表才是真修啊!此话怎讲?比方手表齿轮的齿少了个把,上世纪八十年代不一定能找到新零件,只能自己动手把齿修补好,你说要费多少工夫!而现在的修理,基本上都能买到新的零配件,于是“修”实际上变成了“换”,至少在难度系数上打了不少折扣。

当然,这也是一种进步。钟表业从本世纪初便进入低谷,或者说随着手机的普及,传统钟表业一度步入了行业衰退期。这种衰退郑老板从前十年的开店生涯中能深切体会到,但后来的发展又超出了他的预期,因为钟表所具备的身份品位和生活方式功能在慢慢复苏。前段时间,一位黄先生专程找来,他有台三五牌座钟,是结婚那年买的,走了五十多年,想保养一下。可是擦油要把所有零件拆开,清洗,再组装,现在能干这活的人不多了,老郑绝对是一把好手。

编辑:朱超

审核:解斐


145

今日镇江讯(全媒体记者 竺捷)晓平钟表眼镜店位于梦溪路54-1号,它的招牌上写着“老字号”,究竟有多老呢?从2000年至今也有23年了,应该算是一家老字号。

这家店的老板叫郑小平,今年57岁,他待人十分客气,只要能提供帮助的,基本上有求必应。说起来,他在这行也属于资深从业者了。其最早的学徒经历还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1986年郑小平从扬州农村老家来到镇江学手艺,当时他只有20岁。因为其父在镇江市果品公司上班,碰巧认识几位修钟表的老师傅。比如徐步金,他在镇江中百一店的钟表柜台,专门负责维修,称得上是当时业界的一位老法师。

不过,徐步金并没有教郑小平,而是其哥哥徐步云代劳的。徐步云原先在新华钟表眼镜店干,具体位置就在现在的商业城,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,徐步云出来开了一家小店,选址在原先长途汽车站边上,名叫“徐良钟表店”,为啥叫徐良呢?原来用的是他儿子的名字。郑小平就在这家店当学徒,边干边学,在干中学,一晃三年很快就过去了。那会儿是“个体户”最闹猛的一段时光,如果在国营钟表店干,一个月也就几十块,但如果自己当老板,一周就挣到了。

不得不说,徐良钟表店的位置真好。那时,从十里八乡上镇江城溜达的庄稼人从车站下来,立马就能看到一家修钟表的店,如果手表刚好有点小毛小病,这里基本上就是不二人选。而且店里的几位师傅技术也过硬,三下五除二保管能解决问题,你说生意咋会不好?当年的价位是:手表擦油5至6元,修一下7至8元。不要说在这种商业黄金地段了,即便是花山湾这样的居民集中区,也一下子冒出五六家修钟表的小铺,有门面房,也有干脆就搞个铁皮棚对付,这说明这行生意好,大家都有钱赚。

郑小平修表 竺捷 摄

其中就有郑小平的小店,它位于花山湾二区二幢边上,自从他出师后便选择单干,这表明其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。然而,才干了两年,便被大鹏商场“收编”了,其实是他父亲在商场退休后,小郑过来顶职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可以说是钟表业颇为红火的日子。那时中百一店、中百二店的钟表柜台生意都特好,大鹏商场是后来兴起的,也有钟表柜台,郑小平在里面负责卖和修,但这个“修”只针对商场卖出去的新表,即提供一年的质保期,旧表则不修。

某种程度上,这大大减轻了郑小平的工作量,因为新表其实并不容易坏。那时分国产表和进口表:前者如上海产的上海牌、钻石牌、宝石花牌等,价位也就五六十元,都属于经久耐用的机械表,后来上海也出自动表了,价格在150多元;而后者便是精彩纷呈了,有罗马表、梅花表、英纳格表等名表,从一千元至数千元不等,在当年似乎只有小老板或暴发户购买多一些……可惜好景不长,2000年大鹏商场停业,将所有店面和周边门面租了出去,于是,郑小平租下一间10平方米的小铺,开了晓平钟表眼镜店。

从朝九晚五、按部就班的上班节奏,一下子进入事事亲为、操心劳力的开店生活,起初郑小平还有点不太适应。拿修表来说,老表旧表也要修了,好在他的技术没话说,以前学的那些基本功还在。想当年,那时修表才是真修啊!此话怎讲?比方手表齿轮的齿少了个把,上世纪八十年代不一定能找到新零件,只能自己动手把齿修补好,你说要费多少工夫!而现在的修理,基本上都能买到新的零配件,于是“修”实际上变成了“换”,至少在难度系数上打了不少折扣。

当然,这也是一种进步。钟表业从本世纪初便进入低谷,或者说随着手机的普及,传统钟表业一度步入了行业衰退期。这种衰退郑老板从前十年的开店生涯中能深切体会到,但后来的发展又超出了他的预期,因为钟表所具备的身份品位和生活方式功能在慢慢复苏。前段时间,一位黄先生专程找来,他有台三五牌座钟,是结婚那年买的,走了五十多年,想保养一下。可是擦油要把所有零件拆开,清洗,再组装,现在能干这活的人不多了,老郑绝对是一把好手。

编辑:朱超

审核:解斐

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