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读史札记 | 吕端处事都不糊涂

2022-05-19 22:45 今日镇江  

“诸葛一生唯谨慎,吕端大事不糊涂。”明代著名思想家、文学家李贽的这副题联影响深远,让人感到北宋名相吕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头脑清醒,机智稳当,而在小是小非面前易犯迷糊。研读《宋史》吕端的相关史料后,我感到不是那么回事。吕端不仅大事不糊涂,小事也不糊涂。不但不糊涂,而且处理得十分令人敬佩,引人深思。

史料中说吕端小事糊涂的事情,归纳起来大概是四个方面:

一是放权让相。吕端开宝年间任参知政事。“岁余,左谏议大夫寇准亦拜参知政事。端请居准下。”宋太宗把寇准也任为参知政事。按朝廷惯例,吕端在前,寇准在后,毫无疑义。但吕端清楚寇准的性格,主动向宋太宗请求让自己位居寇准之下。太宗没有同意。后来,吕端拜相,“虑与寇准同列,先居相位,恐准不平,乃请参知政事与宰相分日押班知印,同升政事堂。”吕端向太宗提议,让寇准与自己隔日轮流执掌相府,两人平起平坐。“太宗从之。”在为争相位明争暗斗你死我活的封建朝廷,吕端居相位却主动让权,皇帝不同意,又主动请求与别人轮流执掌相权,一些人当然认为,吕端是个糊涂蛋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胸宽广。他知道寇准很有才干,但性格刚直,不甘人下,跟谁都相处不安。为了朝廷的和谐安定,为了培养锻炼年轻人,为了给寇准创造出头露面的机会,他才主动放权让相。对权力如此淡然处置,非常难能可贵。

二是不问风言。史载“李惟清自知枢密改御史中丞,意端抑己。”从掌管全国军事的枢密使位子上换下来,去当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中丞,大臣李惟清臆想是吕端在打压自己。“及端免朝谒,乃弹奏常参官疾告逾年受奉者,又构人讼堂吏过失,欲以中端。”等到吕端被皇帝特免不再参加朝拜时,李惟清就经常弹劾告病超过一年还享受官俸的官员,又交结一些人指责朝堂官吏的过失,想以此来中伤吕端。朝堂中一些官吏要吕端汇报给皇帝,告李惟清中伤朝廷重臣。“端曰:‘吾直道而行,无所愧畏,风波之言不足虑也。’”吕端没有当回事,更没有去找李惟清的麻烦,只是淡淡地对左右说:“我一辈子行得正,坐得直,没有什么对不起人的事,计较什么风言风语呢?”明明不是自己打压别人,又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位置,连皇帝都敬他让他不必“朝谒”,可当别人指桑骂槐中伤他时,吕端却不管不问,在一些人看来,真是个糊涂人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胸怀坦荡。都是朝廷重臣,只要一计较,必生间隙,甚至产生内斗。越是在显赫的岗位,越要坦然平淡地待人处事。

三是不察恶语。一个小官吏听了很多吕端“糊涂”的传闻,以为他就是个糊涂人。朝廷任命吕端当副宰相的时候,这个小官很不以为然,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屑一顾地说:“这个糊涂蛋竟然也当副宰相?”吕端的下属听了这十分刺耳的话,想问那个人的姓名,看他是哪个衙门的。吕端立即予以制止,说:“不要问,你去问他就得说,他一说我就知道他姓甚名谁,而我一知道,对这种公然侮辱我的人就不会忘记。我当然不会去刻意报复,但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涉及他,撞到我手里,想做到公正对待就会很难,这就会折磨我。所以,不闻不问的好,大家都相安无事。”这在一些人眼中,自然又被看成糊涂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地善良。人生在世,谁不被人说,谁不说别人,恶语伤不了心地善良的人。计较别人的言语,自己活得累,也很可能伤人又伤己。

四是不置产业。一任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封建朝堂上,权力和财富相伴相随。可吕端对金钱多少非常漠然。家里有时没米下锅,妻儿急得团团转,他像没事人似的,继续看他的书。应得的那份俸禄,他常常拿出来周济照顾贫穷的人。家中无积蓄,以至于两个儿子结婚都没钱,只好把房子抵押给别人。宋真宗知道后,专门从皇宫的开支中支出五百万钱,把房子赎了回来。一个当朝宰相,家里贫困如此,而又整天乐哈哈的,在常人眼里又是多么糊涂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底无私。手握重权,不念一私,始终清廉俭约,常人难以做到。

“太宗欲相端。或曰:‘端为人糊涂。’太宗曰:‘端小事糊涂,大事不糊涂。’”读罢吕端的相关史料,分析宋太宗的这段话,可以看出,宋太宗是用“端小事糊涂”去堵那些反对吕端为相的大臣们的嘴,并不是真的认为吕端小事糊涂。宋太宗之所以“决意相之”,正是看到了吕端“糊涂”处置的那些事。通过这些事,太宗看清了吕端“简直夷旷,宣慈惠和,周知大体,用晦而明,中立不倚”的品质。而吕端之所以能在留李继迁之母不诛,以息西夏之反;锁王继恩于阁断明德皇后异谋,去帘审视,以立真宗等这些事关社稷安危的大事时,持重稳当,拿捏精准,就是因为他不为小事所累,把所有的智慧都集中在国家的重大问题上,才能够明察秋毫,目光深邃,机智过人。(滴石水)

编辑:缪小兵

109

“诸葛一生唯谨慎,吕端大事不糊涂。”明代著名思想家、文学家李贽的这副题联影响深远,让人感到北宋名相吕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头脑清醒,机智稳当,而在小是小非面前易犯迷糊。研读《宋史》吕端的相关史料后,我感到不是那么回事。吕端不仅大事不糊涂,小事也不糊涂。不但不糊涂,而且处理得十分令人敬佩,引人深思。

史料中说吕端小事糊涂的事情,归纳起来大概是四个方面:

一是放权让相。吕端开宝年间任参知政事。“岁余,左谏议大夫寇准亦拜参知政事。端请居准下。”宋太宗把寇准也任为参知政事。按朝廷惯例,吕端在前,寇准在后,毫无疑义。但吕端清楚寇准的性格,主动向宋太宗请求让自己位居寇准之下。太宗没有同意。后来,吕端拜相,“虑与寇准同列,先居相位,恐准不平,乃请参知政事与宰相分日押班知印,同升政事堂。”吕端向太宗提议,让寇准与自己隔日轮流执掌相府,两人平起平坐。“太宗从之。”在为争相位明争暗斗你死我活的封建朝廷,吕端居相位却主动让权,皇帝不同意,又主动请求与别人轮流执掌相权,一些人当然认为,吕端是个糊涂蛋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胸宽广。他知道寇准很有才干,但性格刚直,不甘人下,跟谁都相处不安。为了朝廷的和谐安定,为了培养锻炼年轻人,为了给寇准创造出头露面的机会,他才主动放权让相。对权力如此淡然处置,非常难能可贵。

二是不问风言。史载“李惟清自知枢密改御史中丞,意端抑己。”从掌管全国军事的枢密使位子上换下来,去当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中丞,大臣李惟清臆想是吕端在打压自己。“及端免朝谒,乃弹奏常参官疾告逾年受奉者,又构人讼堂吏过失,欲以中端。”等到吕端被皇帝特免不再参加朝拜时,李惟清就经常弹劾告病超过一年还享受官俸的官员,又交结一些人指责朝堂官吏的过失,想以此来中伤吕端。朝堂中一些官吏要吕端汇报给皇帝,告李惟清中伤朝廷重臣。“端曰:‘吾直道而行,无所愧畏,风波之言不足虑也。’”吕端没有当回事,更没有去找李惟清的麻烦,只是淡淡地对左右说:“我一辈子行得正,坐得直,没有什么对不起人的事,计较什么风言风语呢?”明明不是自己打压别人,又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位置,连皇帝都敬他让他不必“朝谒”,可当别人指桑骂槐中伤他时,吕端却不管不问,在一些人看来,真是个糊涂人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胸怀坦荡。都是朝廷重臣,只要一计较,必生间隙,甚至产生内斗。越是在显赫的岗位,越要坦然平淡地待人处事。

三是不察恶语。一个小官吏听了很多吕端“糊涂”的传闻,以为他就是个糊涂人。朝廷任命吕端当副宰相的时候,这个小官很不以为然,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屑一顾地说:“这个糊涂蛋竟然也当副宰相?”吕端的下属听了这十分刺耳的话,想问那个人的姓名,看他是哪个衙门的。吕端立即予以制止,说:“不要问,你去问他就得说,他一说我就知道他姓甚名谁,而我一知道,对这种公然侮辱我的人就不会忘记。我当然不会去刻意报复,但以后万一有什么事涉及他,撞到我手里,想做到公正对待就会很难,这就会折磨我。所以,不闻不问的好,大家都相安无事。”这在一些人眼中,自然又被看成糊涂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地善良。人生在世,谁不被人说,谁不说别人,恶语伤不了心地善良的人。计较别人的言语,自己活得累,也很可能伤人又伤己。

四是不置产业。一任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封建朝堂上,权力和财富相伴相随。可吕端对金钱多少非常漠然。家里有时没米下锅,妻儿急得团团转,他像没事人似的,继续看他的书。应得的那份俸禄,他常常拿出来周济照顾贫穷的人。家中无积蓄,以至于两个儿子结婚都没钱,只好把房子抵押给别人。宋真宗知道后,专门从皇宫的开支中支出五百万钱,把房子赎了回来。一个当朝宰相,家里贫困如此,而又整天乐哈哈的,在常人眼里又是多么糊涂。

然而,我认为吕端不是糊涂,而是心底无私。手握重权,不念一私,始终清廉俭约,常人难以做到。

“太宗欲相端。或曰:‘端为人糊涂。’太宗曰:‘端小事糊涂,大事不糊涂。’”读罢吕端的相关史料,分析宋太宗的这段话,可以看出,宋太宗是用“端小事糊涂”去堵那些反对吕端为相的大臣们的嘴,并不是真的认为吕端小事糊涂。宋太宗之所以“决意相之”,正是看到了吕端“糊涂”处置的那些事。通过这些事,太宗看清了吕端“简直夷旷,宣慈惠和,周知大体,用晦而明,中立不倚”的品质。而吕端之所以能在留李继迁之母不诛,以息西夏之反;锁王继恩于阁断明德皇后异谋,去帘审视,以立真宗等这些事关社稷安危的大事时,持重稳当,拿捏精准,就是因为他不为小事所累,把所有的智慧都集中在国家的重大问题上,才能够明察秋毫,目光深邃,机智过人。(滴石水)

编辑:缪小兵
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